批判Web 3之前,好歹先开一个钱包|预言家周报#173
0xc19b
May 30th, 2022

也许是我修为还不够,北京管控这一个月,我的怒气值越来越高,看啥啥不顺眼。今天就来撒撒气。

我一直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对一种新事物,只做浅尝辄止甚至完全不做调研,靠着过往的经验或者跟风下判断,大肆批判,而且好几年一直不改。

好了,如果你也是Crypto行业的朋友,自然明白我的感受。

Crypto或者Web 3,明明是核心的基础技术, 和AI、芯片属于同一级别,就因为监管的原因,在国内成了过街老鼠。

Crypto受到的打压之猛烈,对比其战略意义之重大,两者的落差是我之前没见过的。硬要说的话,洋务运动之前清朝对西方科技的排斥可以一比。

写到这我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本来是想喷一下同时代的人和事,谁想这种事在近代史上屡见不鲜,喷了个寂寞。

所以我到底气的是什么呢?气那些我曾经尊敬的媒体或者个人,这么多年一直对Crypto冷嘲热讽,不去了解这个行业有什么新进展,每次写文章都是逮到热点负面新闻就一顿趾高气扬的“批判”,从来不会在写之前做一点基础的工作,哪怕是开通一个钱包,把要写的产品试用一下。

也许早期的36kr在媒体里就是个异类,反正我在的那段时间,大家是默认在写一个产品之前,能试用是一定要试用的。没想到这么基本的常识,在今天会显得异常。

算了,我不展开论证这个常识了,我还不想这么疯狂。

Crypto有很多不足和值得批判的地方,我们也非常欢迎批判。可惜,好的批判实在太少了,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重轻的元宇宙批评,还有 Moxie 的 My first impressions of web3 .

也许过去的十年悄然发生了许多变化,也许是迟钝的我直到最近才感知到这些变化。

If your time to you is worth savin'

And you better start swimmin'

Or you'll sink like a stone

For 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昨天下午我和几个朋友在亮马河边聊天,阳光和风很好。突然来了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黑年男子,身后跟着一群保安:“这里不能聚集,快走。” 我们愣住了,大马路边聊天也不行?我看看对面,一群外国人在那边喝酒跳舞,我指向对面:“他们也在聚集,你怎么不去管?”

他气冲冲的说:“我会去管的。别人杀人,你也要杀人?”

值得阅读的文章

The modular world

@沙漏时间:一篇对于模块化区块链的完整描述。

构造合约的元件与比特币的升级

@阿剑:人们为比特币提出的构造更复杂合约的思路。我个人相信其中大部分想法最终都会被废弃,因为它不符合比特币的美学,或还达不到比特币的严格要求。比特币的升级更强调结构的优化,顺带带来 feature。直接面向 feature 可能反而不是那么合适。

基于可验证延迟加密的抗 MEV 的 ZKRollup

@郭宇:正如上一个熊市一样,市场逐步冷清,创新的火花却开始闪现。本身 Rollup 的半中心化会使抗 MEV 难度更大,但巧妙地利用零知识证明等密码学技术能实现对抗 MEV 的解决方案。虽然方案目前还不完美,不过其中灵光一现的技巧让人期待万分。

How Computer Scientists Learned to Reinvent the Proof

@Kurt Pan:什么是「证明」?几千年来,人们一成不变地认为证明就是从公理出发依据逻辑推理规则写出的一系列推导步骤的集合,这种认识就如同「欧几里德第五公设」一样被视为理所当然。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交互式证明系统IP」的出现就如同证明系统里「非欧几何」的诞生,各种不同的证明系统(包括零知识证明)相继诞生。1992年的PCP定理表述如下:所有(NP)证明(无论多长)都可以重新编码为一种PCP形式,该形式使得验证者只需查看其中的3个比特就可以(以很大概率)验证证明的正确性,且该查询次数与原始证明长度无关。PCP定理就如同一把崭新的尺子,重新刻划了NP问题的性质,对于问题求解的「近似复杂度」给出了更精确的度量,而且在20多年后其后代LPCP/IOP等成为了所有SNARKs/STARKs证明系统的共同信息论核心。某种意义上讲zkRollups也可以看作是PCP定理在区块链扩容领域的一次应用。本文简要介绍了PCP定理的历史,值得一读。

Arweave TX
_8pQLALpFgbty7Cha-8NNiK0z_QZDeTFXMlwox2VPX4
Ethereum Address
0xc19be75B8B9152d884987e1B58b3F18A94875396
Content Digest
-x0fwiUJVnou3aAhh0ZIM7ZSk34dvErJJhIPNK_p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