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民的盛宴|预言家周报#185
0xc19b
August 22nd, 2022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海明威的这段话。曾经我以为12-16年的北京也是一场流动的盛宴,但是现在我觉得,过去几天在大理,才是真正的“流动的盛宴”。

此刻,我听着莫扎特的小星星变奏曲,开始敲字,胡乱记下这几天的零碎印象,没有结构,就像大理的小平房一样,不规则的平铺在狭长洱海的四周,宛如一大片雨后冒出来的菌子。

大理的气候真是绝了。老天爷赏饭吃。今年全球都是破纪录的高温,这里一整天都很宜人,T恤短裤拖鞋搞定,唯一的问题是紫外线很强很强。隔几天会来场雨,很快就雨过天晴,云真多,天真蓝,山海云天,仿佛瑞士。

食物太美妙了。吃到现在,每一餐都特别好吃。酒店赠送的早餐是米线,我本来毫无期待,一口下去惊了,北京上海就没吃过这么鲜嫩的米线。除了云南菜,这里还有许多西餐,水平也比北京上海的不少店更好,价格更是折上折。

住和行是个问题,大理的房子高层很少,均匀的平铺在狭长的地带,加上没有公共交通,稍微远一点就得开车或者电驴了。这几天因为大家都住在古城附近一片不大的地方,步行就能去到很多地方,也容易偶遇各路朋友。

如果这次你没有来大理,不管你听多少朋友的转述,看多少照片文章纪录片,可能都没法get到点。说的俗一点,如果你没有性经历,你就永远get不到性的点。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在这里,没有人叫你戴口罩。我是来了两天之后才发现的。在北京的时候我就特别反感戴口罩,慢慢也就适应了别人要求我戴这个现状。当地的朋友说,直到最近一个月,才开始要求做核酸,进出景区或者飞机火车时需要核酸证明,其他地方依然随便进。之前也想强制推行,推不下去。

大理是一个边陲城市,从更大的视野看,云贵川边区,整个东南亚山地(赞米亚)都是历史悠久的边缘地带。逃避统治在别处是艺术,在这里是生活。短短几天里,我数次听到“逃避统治的艺术”,打开豆瓣发现了这本宝藏书。

随便摘一段:治国的各种手册要求国王禁止山地和湿地的生存活动,“从而使更多的人口从事粮食生产。”……如果国家“成为山地和沼泽的唯一控制者,那些厌恶农业、懒惰,但又想得到高额利益的百姓就找不到吃饭的了。如果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他们就不得不从事农业耕作”。

Crypto 的核心之一也是逃避统治,主要通过技术,当然文化和组织也是不可或缺的。这次活动的坎坷是当下环境的映照。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如来的手掌心。既然如此,只能换个活法。

几乎所有人都在聊“出去”。已经基本成型的团队,创始团队基本年底前都会出去。刚起步的团队,都在筹备出去。没有人抱有幻想。留下已经不再是一条路。

“Web 1 和 Web 2 的时代我们可以 copy to china,守着国内这片土地厮杀,现在不行了。国内市场没了,我们只能出去,在世界舞台上和其他国家的团队硬碰硬,刺刀见红的抢地盘,重回大航海时代。”一位神秘朋友说。

所以,这次大理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更像是最后的挽歌。

盛宴是空前的,很可能也是绝后的。

我问了很多朋友一个问题:这几天在大理让你印象最深刻或者最意外的是什么?

他们的回答如下:

沙漏时间:得知我送出的书激发了朋友开了家新公司。

刘力心:不喝酒这个事情没法聊

Wu Xiao:大理如此之舒服感觉被治愈了哈哈哈 然后就是和一个周期没见的好朋友一起聚聚 保护动物 洱海泛舟啥的哈哈 其他最后就是可能大家都隐约感觉这次之后很多朋友很久见不到。

知县:想踏实走下去的人没我之前预期那么少吧,大家虽然伤感但是也更坚定了。

郭宇:飞机刚落地,发现不用做 ppt ,之前的焦虑便一扫而光。小范围的交流似乎更容易听到闪光的点子,不用思前想后,不用字斟句酌。大理 style 本应是躺坐在路边发呆,心安理得。然而这几天却每每凌晨3点才能回到住处,倒不是因为半夜城管下班后街头流浪的各色人等,而是听陌生朋友们的好玩故事,舍不得离开。顺便感想,多数网友的线下印象都似乎对不上他/她们选择的NFT头像。收获嘛?出乎意料。

挺肥:租了电动车在村庄里的小路乱逛,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时,开阔的洱海、远处和山和云一下子突然呈现在我的面前,像走到了一幅画里。和朋友坐在岸边吹着风,拿出古城里买的本地小吃,看着天上云卷云舒,这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大理的美。

文亮:你组的那个局吧,“两次小文革”。

济州:印象最深刻的是海边瘫着看着远处的白云青山,打字办公思路也会开阔。最意外的是这也太多新入行的小朋友了,他们精力旺盛,对web3有着可爱的理想主义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没有完全被社会毒打过。浮躁和理想主义同时搅动着他们的内心。同时伴随着阵痛,失望与希望。

风答:投资人比项目多/web3亚文化属性在被重构。

planD:刚离开8.19的晚会 活动就被端了

唐晗:那天晚上放烟花

乌鸦:其实我觉得还是那天晚上Ababa脱口秀,畅所欲言好难得。

潘志雄:很少人在讨论新兴的技术,反而更多人在讨论关于DAO、公共物品的话题。

白鱼:国内人才断代,Web3 已经成为一种social 方式,堕落成一种亚文化,那种社会性力量在被削弱,革命性锋芒被阉割。还有一点,核心从业者中弥漫着的那种悲壮情绪,大会成为绝唱,一个独特的背景板。

匿名朋友:

年轻人的理想和热情吧hh,感觉这次人文气息挺浓,挺好的

被驱赶的流窜生活,web3照进现实的映射

客栈老板问我 你们是过来开web3大会的嘛?我说是的~ 老板:你们来了很多人还要开多久 我:今天之后就不会打扰了 老板:明年还是这时候? 我:以后都不会了。

最深刻:由润学引出的半夜人生选择大讨论[旺柴]我们都身处历史,突然觉得过去的故事离我们都不遥远。意外:直面 JC 查抄会场,Dalifornia 的自由如此脆弱。

哈哈哈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知县一起在DID群里暴打不干活蹭PR的混子。

  1. 他们取消了主会场,反而让整个大理都变成了主会场
  2. 去中心化的活动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杂乱无序,一切都刚刚好,我甚至感觉如果还有主会场,效果应该不会这么好
  3. 以前只能在新闻上看到的,入圈早的前辈们都很随和,愿意听我们这些新人讲,也愿意把经验和经历分享给我们

大理终究不是福利亚,和大会是否取消无关。一开始,是知道好多项目整个团队地扬帆出海;最后一天喝酒,听见很多00后、95后在问,你们都走了,我们怎么办?

还有一些关于自组织的讨论,最后大家会觉得:DAO的”技术体”(开源代码、智能合约、DAO tool)很棒,但是”社会体”(人治)部分太幼稚,过去几十年自组织的成功案例和经验为什么不拿来学习。 国内也开始讨论DAO向自组织学习,一些自组织这次也来大理,讨论转型DAO的方式

  1. 会议交流感受:太多的圈内朋友过来,有机会集中的认识了这么多圈内更深认识的新朋友,每天都在认知升级和信息过载中度过,非常幸福和兴奋。
  2. 会议协助感受:帮会务组打杂,主会场取消之后没有感受到失落而是一种兴奋感,因为这是真的去中心化的最后一句,是一种注定的结果。
  3. 大理的缘分:第四次来大理是回大理,每次都在让自己更看清自己,这次高频的对焦让自己更坚定未来的路。我会发起一个项目,做一个开源研究,希望cc0的逻辑能够用在更多的地方。

值得阅读的文章

为什么我们需要用加密技术捍卫隐私?

@郭宇:本文是 PGP 作者Philip Zimmermann。PGP (Pretty Good Privacy,1991 年)在互联网的历史上举足轻重,它是不依赖任何第三方的个人加密工具。尽管很多人从来没有用过,甚至没有安装过。但它的存在始终是互联网不被奴役的中流砥柱。英文版的标题是「Why I Wrote PGP」,开篇第一句话振聋发聩,「It’s personal. It’s private. And it’s no one’s business but yours.」

illicit finance; SNARKs; costs of market-making in DeFi, more metrics

@kurtpan666: 推荐a16zcrypto的周刊web3 weekly,虽然投资机构并非学术与技术创新的绝对源头,但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可以把这些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请过来写文章作讲座呀,比如这次请来的Justin Thaler的文章和讲座都质量在线(包括视频拍摄质量)。

Subscribe to 橙皮书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