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物品小故事四则|预言家周报#181
0xc19b
July 25th, 2022

作者:路遥,https://zhangluyao.com/

Vitalik 经常聊公共物品。

因为以太坊生态里就有很多公共物品,比如开源客户端、协议研究、文档、社区贡献的库等等,这些东西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但不赚钱,所以怎么帮它们搞到钱?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我听了 Vitalik 过去几年的分享,有几个挺有意思的小故事。

1

他说,在维护 “公链安全 “这一公共物品上,问题已经被解决得很好了。矿工们挖矿,得到报酬,同时又维护了公链的安全。那么这个方法能不能推及其他公共物品呢?

结果还真有。

ZCash 有一个尝试,就是把每次区块奖励的 20% 自动给到一个 ZCash 基金会地址来支持开发。

BitcoinCash 也做过类似的尝试,一个软分叉,要把 12.5% 的区块奖励分给开发基金。但遭到社区强烈反对,大家觉得你这个开发基金要怎么治理,还有其他一堆问题。

2

在讨论“钱要怎么分配”上,他也讲了个很好玩的东西。

他有在琢磨,怎么给那些 library 合约找到收入呢?

于是他想了个办法,鉴于一个合约被调用的次数是可衡量的,那么就可以据此激励它。比如说,对于合约的每笔交易,合约都可以获得 gas fee 的一小部分。

但是,一旦这么做会有个问题,人们可能会自己 copy 一份代码,放在自己的产品里,自己获得收入。

针对这个问题,他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非线性的收益。就是说一个 library 合约,它被调用的次数越多,获得的收益比例也越高,这样的话拷贝一份就无利可图了。

当然,这只是个想法,实际会遇到另一些问题,比如额外增加了交易的开销。

P.S. 我和朋友讲起这个故事,他第一反应是 “这倒是挺适合 openzeppelin,开发了这么多好工具,却没赚钱”。我说没错,这就是问题,他们写了很多合约,最后却只能靠审计之类的业务赚钱。像极了内容创作者,做了好内容不赚钱,只能靠带货来赚钱。

3

事实上,对于以太坊自身,Vitalik 在 2019 年也曾有过一个很夸张的提案。

美国给小费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比例,Vitalik 觉得没准以太坊也能这么搞。

于是他提议说,或许可以让每笔交易都捐出 1 gwei 给基金会。他按照当时(2019 年)的价格算了下,每年能获得 200 万美金的收入,能够维持基金会运作。

这个提案是夸张了点儿,但也引发了大家不少的讨论。

4

公共物品募资问题的一个新进展是,去年 Optimism 和 Vitalik 一起提出的 retroactive funding,对我来说挺有启发。

公共物品募资的问题在于,一个不赚钱的事情需要钱,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而在区块链里,刚好存在一些反过来的东西,一个东西(比如协议),它是赚钱的,但似乎不知道该把协议赚到的钱给谁,比如 OP 的 sequencer fee。

这两者恰好可以结合起来,把 “不知道给谁” 的钱,给那些 “不知道钱该从哪来” 的项目。

OP 的 retroactive funding 是这样一个例子,它的意思是,把 OP 赚到的钱,定期地像评奖一样,分给那些有用的项目。

目前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来评这个 “奖”,是一个叫做 the Result Oracle 的 DAO。

他们的主要观点是,我们不做预测,我们只奖励过去实际创造了价值的东西。

(巧的是,我最近刚好听了一期两年前的关于疫苗研究的访谈,里面也讲到政府不擅长做预测,更好地做法是 “评奖”,评奖在实践中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激励方法)

===

总之呢,公共物品的募资,现在还没有很好的方法。Vitalik 说,如果你研究出了一个公共物品募资的好方法,那么乌托邦就有希望了

最后话说回来,你看 Vitalik 都在琢磨这些事情,相比之下,有些公链只知道拉盘做社区。

参考链接:

  1. 2020 EthCC Vitalik Buterin: Funding ecosystem public goods
  2. 2021 Vitalik Buterin: Funding public goods — algorithms and mechanisms
  3. 2021 EthOnline Vitalik Buterin and Karl Floersch: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4. 2021 Optimism Blog: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5. 2022 Bankless: Vitalik Buterin - Green Pill #1
  6. Wikipedia: Public good

值得阅读的文章

Dapp vs. 比特币交易:2014 年的 OP_Return 之争

@阿剑:这篇文章讲的故事对许多老人来说属于旧闻,对我来说仍是新知。

2014 年 Counterparty 协议使用比特币交易作为数据存储层,引起一些比特币开发者的批评。争议后来因为一些人的极端观念而极化,最终导致(我认为是)两败俱伤的局面。Counterparty 的开发因此大受影响,比特币也因此没有及时走向拓宽协议的用途进而优化矿工收入结构的方向;比特币开发者也没有及时澄清比特币的技术细节和哲学,使治理上的不满情绪逐渐堆积。

作者认为,是此事(社区氛围)极大地影响了比特币 Dapp 的开发,使开发者转向其他链,而非技术上的因素导致比特币缺乏 Dapp。对此我当然有异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确实有些人,是过犹不及了。

有趣的是,当时的比特币开发者认为 Counterparty 此举属于 “滥用资源”,而 Vitalik 就旗帜鲜明地提出 “理想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滥用’ 这个概念,只要你按规则付费了,就不应受到阻碍”。这是以太坊核心哲学之一的最早亮相。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应该从历史里面学到东西。一方面,在比特币这一面,应该看到,即使有些行为偏离你的想象,也不应率尔指斥,否认其中的潜力,这是偏狭而不负责任的。这种偏狭的代价我们已经看到了。

另一方面,这也并不意味着以太坊的核心哲学是完全合理的。如 Vitalik 所言的消灭 “滥用”、一切只诉诸于收费,需要我们能实时、准确地衡量行为为整个网络附加的成本(这个成本是动态变化的),如果做不到,弊病就会逐渐积累。但是,度量这个成本的费用,又有可能是极高的,从而收费在一定程度上注定偏离实际。这种观念的后果,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就是治理的中心化。

Medium 赢了吗?

@Shawn:作为创作者经济的主要平台,Medium、Substack一直是Mirror竞争的对象,它们现状如何?

Web3 厂牌

@Shawn:读了 Water & Music 的音乐行业分析系列后,才真正懂得为什么Web3音乐人革命信念如此强烈:脱离老的版权体系,重建新世界。让我们看看在新世界中,有哪些厂牌在崛起。

236,237 BTC sold by known institutions in the last two months

@Hope:回顾UST崩盘以来机构的比特币抛售潮,是谁在卖,卖了多少,以及对之后市场的启示。

以太坊上周四的会议纪要

@paco0x:- 以太坊最后一个进行 Merge 的测试网 Goerli 预计会在 8.4 号完成升级

  • 开发者已经启动了 Goerli 网络的 Shadow Fork (一个预升级网络),在 Shadow Fork 中发现有验证节点被移除的情况,开发人员正在排查问题原因
  • MEV-Boost 目前看来还没有准备好,相应的测试可能也不太充分,并且仍然会是一个中心化的组件
  • EIP4444 和 EIP4484 也会在这次进行测试,EIP4484 的更新后,利用它可以进一步降低目前 L2 的 gas 消耗

ZK whiteboard sessions

@kurtpan666 : 这是目前发现最好的“入门”级零知识证明系列材料,讲得非常清晰了。每周一期,这是第一期和第二期。不由感慨,Web2时代入门密码学是Dan Boneh,Web3时代入门零知识证明还是Dan Boneh,你dabo还是你dabo!

Awesome zkEVM

@郭宇:上周的热点之一是多个团队几乎同时发布了 zkEVM。到底 zkEVM 是什么?有什么用处?这是 LuozhuZhang 维护的一个 zkEVM 资源列表,推荐大家关注收藏。

Arweave TX
Dd1_QTMLL0nrJz3dVeXKtLLiG-gwdj2mwAfVJAe-UdA
Ethereum Address
0xc19be75B8B9152d884987e1B58b3F18A94875396
Content Digest
yl1ec0Yh3gOn9LF7XgVQXYjXkfXmwrVizqDgzlIw4sA